新一屆美國LGBTQ國會創下多項「第一」  可望帶來新氣象

2020/12/21

即便今年美國總統大選波折不斷,但LGBTQ族群、女性與有色人種無疑是這次選舉最大的贏家:不僅投入選舉的LGBTQ候選人是史上最多的574位,也選出史上最多的LGBTQ國會議員(9位眾議員+2位參議員),女性與有色人種的民意代表人數亦創新高(至少24位黑人女性),讓國會組成比之前更多元。此外還創下不少傲人的「第一」記錄,讓中央到地方的議會都沉浸在這股彩虹浪潮中。這些新任議員可望為美國的民意殿堂帶來新氣象,給予長處邊緣的少數族群更多發聲的機會。

9位LGBTQ聯邦眾議員中包括7位現任民主黨議員,以及新任的Mondaire Jones與Ritchie Torres。這兩位新科議員是美國史上第一批進入國會的黑人男同志;而Torres又是拉丁美洲出身,這也讓他成為全美首位具有拉美身分的同志國會議員。Jones表示,自幼是個貧窮黑人男同志的他,從沒想過自己這樣的人能贏得國會選舉;而能跟Torres一起當選尤其讓他高興,因為「可以成為自己理想中的成人典範,這對酷兒年輕人,特別是那些有色人種的年輕酷兒來說,是個很好的機會。」


▲出身紐約貧戶,由單親媽媽與祖父母撫養長大的Mondaire Jones,是美國史上第一批當選國會民意代表的黑人男同志之一。(來源:Mondaire Jones推特

這次選舉,也選出了美國史上的第一位跨性別聯邦參議員Sarah Mcbride。今年30歲的Mcbride在2012年便已出櫃,成為歐巴馬時代白宮首位跨性別實習生,並於2016年在民主黨全國大會上公開發表演說,成為全美第一個在主要政黨大會上發言的跨性別者。她曾任德拉瓦(Delaware)的州參議員,以及美國最大LGBT權益倡議團體「人權戰線」(Human Rights Campaign)發言人;也因丈夫罹癌早逝,讓她除了跨性別議題外,亦長期關注美國的健保問題。


▲長年關注跨性別議題的Sarah Mcbride在這次大選中勝出,成為美國史上首位跨性別聯邦參議員,也是全美目前公職層級最高的跨性別者。。(來源:Sarah Mcbride IG

Mcbride投入選舉後,民主黨內諸多政治明星,如歐巴馬與該黨首位公開出櫃的同志候選人彼特.布德賈吉(Pete Buttigieg)等紛紛為他背書;而在勝選後,她表示自己的勝利對LGBTQ年輕人是一劑強心針,讓這些孩子了解到「美國的民主強大到足以包容他們。」近日當她在社群媒體上收到私訊,問她到底是男還是女,她也迅速在推特貼出自己的回應:「我是參議員」,並表示「這樣應該夠清楚了,」機智舉動獲得不少好評。


▲美國的《平等法案》(Equality Act)於2015年提出,旨在禁止性傾向或性別認同相關的歧視行為,2019年該法案於聯邦眾議院通過,但目前參議院尚未過關。拜登曾直言若當選總統,上任目標之一便是簽署該法案。圖為2019年Sarah Mcbride與人權運動者一同聲援平等法案的情景。(來源:Sarah Mcbride IG

這股彩虹浪潮不但在中央發威,連地方議會也深受影響:亞裔男同志Adrian Tam漂亮擊敗極右派對手,成為夏威夷州第一位性少數出身的眾議院議員。年僅28歲的他在選前便於該州參議院工作,對於州內禁止性轉向治療與反歧視的立法頗有貢獻。政治風氣素來保守的奧克拉荷馬(Oklahoma)州更是選出了該州第一位「非二元性別」(Non-Binary/Genderqueer)的州眾議會議員Mauree Turner。目前放眼全美,也只有四位擁有此類認同者擔任民選公職,而她更是該州史上第五位LGBTQ民意代表。這位身兼黑人與穆斯林等多重身分的新科州議員,在社群媒體的自介上註明自我認同是They/ She。Turner在《Elle》雜誌的專訪中表示,奧克拉荷馬州的監禁率居高不下,自己的父親也曾因小罪而深陷牢獄之災,讓她從小就立志從事司法改革,並且意識到「改革要靠自己」。她在參選時曾表示,當下最重要的,就是對下一代以及距離社會問題最近的人而言,「讓他們知道自己在政府裡能有個代表,可以提出解決之道。」


▲2020年美國的LGBTQ民代候選人不僅在國會創下佳績,在地方議會上也頗有斬獲。當選夏威夷州眾議員的亞裔男同志Adrian Tam就是一例。該圖出於他在推特上的謝票文,圖中的「Mahalo」即為夏威夷語「感謝」之意。(來源:Adrian Tam推特


▲Mauree Turner不僅擁有黑人與穆斯林的雙重身分,也是全美少數性別認同為「非二元性別」(Non-Binary/Genderqueer)的民意代表。而她在奧克拉荷馬州當選州眾議員一事,也是少數族群的聲音逐漸受到重視的明證之一。(來源:Mauree Turner IG

美國支持同志從政的知名政治團體「LGBTQ勝利基金會」(LGBTQ Victory Fund)主席帕克(Annise Parker)則認為,這些有色人種同志的勝選「打破了國會的彩虹天花板」,是「美國政治上的里程碑」,「可以啟發更多有色人種與LGBRQ族群為自身社群參政」,進而扭轉「黑人、LGBTQ族群與其他邊緣社群面對的不正義。」「人權戰線」主席Alphonso David也說,像Mcbride這樣贏得勝利,是在為「整個LGBTQ族群創造歷史。」「有色人種的LGBTQ族群已經被推至邊緣太久,發聲的權利也被剝奪……但我們現在可以重新奪回我們的權利,主張自己的存在不僅有其價值,在國會殿堂裡也應該有我們自己的代表。」

 

■編輯/Vicki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