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前線的彩虹戰士:對抗疫情的拉拉醫護人員

2020/05/26

5月12日是「近代護理之母」南丁格爾(Florence Nightingale)的生日,也是「國際護師節」。而今年這個節日對身處抗疫最前線的醫護人員來說,更是點滴在心頭。特別是其中的同志們,除了要隨時對抗疾病帶來的問題與恐懼,又得應付疫情下益發脆弱的弱勢處境,生活格外艱難。但他們多數仍抱持一定的積極與樂觀,也以自己的同志身分為傲。在兼顧醫院的繁重工作以及與另一半的相處時,還不忘呼籲大眾做好防疫。以下就來介紹幾位拉拉醫護人員,看看她們如何散發出照亮他人、展現自我的彩虹光芒。


▲戴上層層護具的Amanda與另一半都是臨時護理人員,在照顧患者、保護自己之餘,也擔心另一半的安全,因此極力呼籲大家做好防疫措施。(圖片/Amanda IG

Amanda與Tori
去年結婚的Amanda與Tori都是臨時護理人員,經常四處奔波,填補醫院人力的短期空缺。疫情流行後,努力爭取一起工作的兩人在每次輪班時,都不免擔心另一半的安危:「就像走入戰場,面對看不見的敵人,能做的只有等待,然後希望對方也不要被感染。」
即便忙得不可開交, Amanda與Tori仍不忘關心同志權益,甚至幫忙擔任高中教師的好友策畫校內的「同志驕傲週」活動。有人問她們如何保持冷靜,對此兩人的回應是:「我們並沒有特別冷靜,不過就是好好關心病人,在恐懼與擔憂中力圖成為另一半的沉穩依靠,然後好好去愛。」


▲Anne在對抗自身低潮之際,仍積極投入防疫工作。右圖可以看到她鼻樑上發紅的三角形痕跡,那正是長時間戴著口罩奮戰的證明。(圖片/Anne IG

Anne Rebecca Courville
Anne是熱愛健身的女同志,也是護理長。近期她因感情因素消瘦不少,甚至出現憂鬱症狀,卻仍設法在疫情下度日如常。她認為平日要散發積極正向的力量,盡可能在生活中尋找各種小確幸,也要勇於承認自己會有脆弱無助的時候。
即便在醫院工作與個人情感上都面臨前所未有的風暴,讓Anne的身心異常疲憊,她還是會「深呼吸一口氣,感受自己的心跳,告訴自己能好好活著並從事護理工作有多幸運,而且在健身時還能當個狠角色。」她也提醒大家,在防疫期間保持社交距離之際,別忘了真正需要的是「一個隔空的擁抱與善於傾聽的耳朵。」


▲Clare 在自己IG上貼了一張戴著彩虹醫療帽與口罩的照片。(圖片/
Human Rights Campaign推特

Clare Madrigal
Clare兼具急診室護士、素食主義者與女同志三種身分。另一半是亞裔的她,素來關心弱勢族群在健康權益上受到的差別待遇。疫情肆虐的當下,她除了在工作上做好防護,也格外關切身旁的LGBT與有色人種社群,盡可能確保他們受到全面性的照顧,甚至進一步呼籲,防疫不但要做好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等原則,還要記得在選舉時投給支持弱勢族群與環保的候選人,以獲取更徹底的保障。
在今年4月26日的「女同志現身日(Lesbian Day of Visibility)」這天(延伸閱讀:LEZS小百科》426女同志現身日,姊姊妹妹站出來!),Clare特別在IG上貼了自己戴著彩虹醫療帽與口罩的照片,而該張照片也被全美最大的LGBTQ平權組織「人權戰線」(Human Rights Campaign)轉貼到官方推特,並引用了Clare的話:「我以身為出櫃酷兒護士為榮……在這個艱困的時期,我想為我所有的病人提供全面而有品質的服務。」


▲面對疫情威脅不免擔心受怕,但作為四個小孩的母親,Jasmin還是顯露了第一線醫療人員的非凡勇氣。(圖片/
Jasmin IG

Jasmin Pietsch
Jasmin 這位黑人基督徒護士是四個小孩的母親,其伴侶則擔任護士助理。她對疫情的反應相當直爽:「我不照顧那些病人,誰來照顧?就是這點,讓我每天勇於跳下床去工作。」她也跟其他醫護人員一樣,深怕一不小心就把病毒帶回家:「問我怕不怕,當然怕啊!大多時候我都很擔心,但就像我跟孩子說的,人不能一直生活在恐懼中。」
對Jasmin來說,遇上疫情這種非常時期,又是防疫第一線的護理工作者,加上黑人與同志的雙重弱勢身分,確實有不少要煩惱的地方。但信仰虔誠的她也表示:人生一路走來,還能繼續成長與改變,讓她很感謝上天的眷顧。作為護士,能無懼疫情威脅,把病患照顧好,那就是「置身於對的位置、對的時機。」


▲男跨女的護士Ash有兩個孩子要照顧,自己的變性手術也因疫情延期,但她仍努力活出自我。(圖片/Ash IG

Ash
Ash是男跨女的護理師,有兩個小孩。由於工作地點在加護病房,她經常遇到病毒感染者,但並沒有因此特別緊張:「就像對待其他感染性病患一樣,我們多洗手,盡量降低接觸機會。」她呼籲大家不要過於驚慌:「面對嚴重的疫情,最好的辦法就是用腦。」
但疫情不只加重Ash的工作負擔,也讓她的變性手術因此延期。她在IG上坦承沮喪心情,但仍盡力說服自己向前看。她回憶起出櫃前的自己完全沒有個人生活,一味在意周遭眼光,看起來十分犧牲奉獻、高貴無私;但實際上完全不是那樣,而且光是好好當個普通人,就幾乎耗盡所有精力。直到去年5月下旬出櫃後,她開始對自己誠實,生活才變得輕鬆些。
即便如此,她說她還是不會忘記之前痛苦的時光:藉由回顧過往,她理解到真正的快樂「不只在於廣受歡迎,而是深覺被愛;不是能否成為另一個人,而是活出自我。」

延伸閱讀:
從被迫出櫃到霸凌攻擊-疫情下的同志困境
我可能染上新冠病毒了!英國女同志醫生的隔離Vlog

 

■編輯/Vick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