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結婚吧:三年級與五年級的他他愛情長跑

2019/10/14
我們結婚吧:三年級與五年級的他他愛情長跑
我們結婚吧:三年級與五年級的他他愛情長跑
我們結婚吧:三年級與五年級的他他愛情長跑
我們結婚吧:三年級與五年級的他他愛情長跑
我們結婚吧:三年級與五年級的他他愛情長跑

編按:2014年喜餅公司伊莎貝爾,一則網路影片廣告「我們結婚吧-他他篇」感動了許多人,也掀起了網路熱議。廣告中的兩位男主角王天明與何祥,是一對在一起已經三十年的男同志伴侶。廣告以他倆的生活為藍本,早起做早餐、整理家務、為受傷的伴侶擦藥,再尋常不過的日子,也是同志與人無異的日常。「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我們結婚吧」,影片的最終出現了這麼兩行字,當年的願望,如今已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同婚元年,讓我們重溫五年前王天明與何祥的訪問。

 

王天明至今難忘二十九年前,初見何祥的那一眼:gay bar裡,何祥戴著太陽眼鏡,穿著合身襯衫、白西褲走下樓梯,俊美身形如籠罩光中,像神降臨。兩人相差十八歲的愛戀,就此糾結。

這一戀,今年將滿三十年。

走入他他的平凡小日子
午後冷雨中,我們來到何祥與王天明(阿明)的山上住家。不像伊莎貝爾喜餅「他他篇」中的豪宅,小倆口的家只是溫馨平實,卻處處透著廣告沒能顯現的愛意:鑲著兩人名字縮寫的自製茶几桌面雕刻、親密合照……王天明興奮端出一條暗棗紅色絨布長褲,表情如小男孩獻上心愛珍藏:「當年我送他這條褲子,花了我三分之一月薪,是我贏得他的關鍵之一。」

顛覆一般「年輕占愛情優勢」的刻板印象,何祥、王天明這一對,其實是何祥占上風。廣告中看來,都是年長的何祥做早餐、洗衣服,將王天明照顧得無微不至;現實中,卻是王天明體貼何祥已七十一歲,近年包辦家庭雜務,發話權也始終在何祥身上。何祥說得理所當然:「我在,他只有聽的分。」

認識何祥時,王天明才讀大四,何祥則是男同志圈稀有的「優伯」(優質大叔),在圈內如巨星般廣受歡迎,還有正牌男友。青春理當無敵,但碰上天菜如何祥,也沒了威力。王天明眼裡的崇拜至今依然:「他長得好看,就算穿破牛仔褲都好看,就是我的型。」

在眾多追求者中,何祥最終選上王天明,是被他的無畏與真誠震撼。在同志仍是禁忌的一九八○年代,何祥當時的男友不堪壓力,告訴何祥打算結婚跟家人交差,婚後仍會與何祥一起,傷透他的心;王天明卻在何祥還沒點頭交往前,就因已確認此生真愛,主動跟家人出櫃。

家人,讓我們的關係走到三十年
家人,在「祥明戀」中扮演極重要角色。王天明說,他深知要得到何祥認同,得對他家人用心,對何祥媽媽非常孝順。何祥談及此猶有感動:「我母親很喜歡他,她後來行動不便,都是阿明抱上抱下。」

待人處事圓熟的何祥,更深得阿明家人心。阿明家人一度鬧不和,是何祥打圓場擺平;阿明哥哥結婚,也是何祥一手忙,從選西裝到各式禮節打點得妥妥貼貼。兩人異口同聲:「假如沒有家人支持,我們不會這樣長久。」

阿明坦言,自己曾兩度短暫婚外情,何祥氣得想分手,自己媽媽和姊姊則一直念他:「別人有什麼好?何祥外型好,又很會為人處世。」剛好碰上過年,往年總會到阿明家過年的何祥原本想就此拉倒,沒想到阿明媽媽打電話來:「怎麼還不來吃飯?」滿溢親情的年夜飯,就此為兩人關係解凍。

在何祥這方,也有家人默默支持。早年有過一段婚姻,過去對自己性向懵懵懂懂的何祥,就此走入同志圈。身為出於傳統背景的三年級生,何祥自信「走到哪都落落大方」,家人也都尊重他選擇,兩個兒子都喊阿明「哥」,彼此心照不宣。何祥語重心長:「不管是同性戀、異性戀,家庭都很重要,有家人的拉扯,關係更長久。」

儘管有家人做後盾,兩人卻苦於沒法律保障。一個多月前,阿明身體不舒服,何祥急得打點照顧,卻在將阿明送入病房時,發現自己沒有身分簽任何文件,在法律上根本說不上話。

「我本來以為,順理成章是我先走,如果是他先走,因為房子是登記他名字,我就人財兩空。」何祥感嘆,兩人在一起辛苦過那麼久,感情在社會上已經受打擊,萬一經濟上又受打擊,更不堪。他呼籲,政府應注重同志權利,給予保障;對阿明,「我都罵他要小心點,至少要送我上山!」

拍廣告純屬意外,愛是一切的答案
這回成為廣告主角,其實是意外。一回阿明參加同學會,開玩笑跟廣告人同學說,怎麼不找他們拍廣告,沒想到同學真的來邀,有了「他他篇」試鏡機會。浪漫的阿明,一心想,「只要能試鏡,當作我們三十年紀念」,也就心滿意足;何祥試鏡時則非常high:「這片如果是要講同志平權,我一毛都不拿。」

三對試鏡人選中,最後選上「三年級和五年級生」何祥和阿明,伊莎貝爾企劃經理李玲玲說,公司當時也經熱烈討論,因為其他兩對不乏更年輕更帥的同志情侶。然而導演非常堅持:「這對明年就邁入三十年,自然真實,戀情也還在經營,異性戀中,有多少對可以到三十年?」

廣告播出後,過著平穩小日子的何祥與阿明,生活起了溫暖漣漪。走在街上,有人過來說「你們廣告很感人」;遠在丹麥的朋友告知,當地拿這廣告當學校教材;有同學告訴阿明,同事中有對女同志,原本父母不接受,看過廣告後問她倆會不會像片中一樣彼此照顧,終於包容女兒戀情。

近三十年前阿明大學畢業典禮上的兩人合照上,何祥一身白衣,風度翩翩;滿懷愛意摟住情人的阿明,笑意燦爛、肌肉精實,俊帥度其實不遜何祥。如今兩人都已漸漸老去,愛情卻仍天天滋長:阿明說,兩人總喜歡膩在一起,就連夏天睡客廳皮沙發,明明沙發有點窄,也要頭尾相調依著睡。

即使小腹漸凸,即使臉肉漸垮,何祥與阿明,始終珍惜一路點點滴滴。愛浪漫的阿明,至今仍喚何祥「寶貝」,還曾用一千元在床上排出「I LOVE YOU」,當作給何祥的新年紅包,務實的何祥卻只給個白眼:「二百五。」兩人真情最動人的,其實在於日常中何祥一邊嗔怪阿明不會打領帶,一邊為他打個漂亮領結;阿明則為不便彎身的何祥擦乳液、綁鞋帶、穿襪子,正如我們採訪所見。  

 

■撰文/Esthe‧攝影/賀美西
本文節錄自LEZS16〈我舞〉,閱讀全文,請購賣當期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