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單飛-Syd的完全自由

2019/09/05

單飛這件事,多半是樂團即將崩解的徵兆,然而對洛杉磯節奏藍調六人組The Internet來說事情恰好相反。2017年一月底,身兼製作人與樂團主腦的Matt Martians率先推出個人專輯《The Drum Chord Theory》;一週後女主唱Syd發行了《Fin》;又過三週,是年僅18歲吉他手Steve Lacy的《Steve Lacy's Demo》。這是一次放眼音樂史難得一見,分進合擊的大膽戰略。

「一旦我們都有自己的專輯,才能全心為樂團著想。以後就不會再有『呃,我很想要在這首歌裡用某個點子,不然我沒別的機會了』這樣的怨言。」Syd說道。她腳上是愛牌Vans,一身慣穿的帽T,推得短而俐落的莫霍克髮型,瘦削身材截然不同於大眾印象裡豐胸肥臀的黑人女性。在表演時她眼神銳利如獸,私下爽朗嬉鬧則與一般20代年輕人無異。

1992年出生的Syd,受到製作人叔叔影響,很早開始音樂創作,14歲就在家裡打造起自己的錄音室。MySpace平台上結識才氣縱橫的少年Tyler, The Creator,加入他所領導的團體Odd Future,一夥十來人都是同輩中的佼佼者,包括兩座葛萊美獎得主Frank Ocean。他們一起在2010年前後闖出名號,關注另類嘻哈的樂迷無一不曉。

雖然音樂上契合,但心思細膩的Syd在過於陽剛的Odd Future裡終究沒找到歸屬感,最後決定拆夥,完全投身與Matt攜手建立的樂團The Internet。Odd Future眾人起初不能諒解,畢竟他們向來以厭女、恐同的歌詞為人批判,而擁有一個女同志成員似乎就像免死金牌。

Syd很早出櫃,希望能幫晚輩照亮前方。在粗話與沙文主義橫行的黑人嘻哈文化裡,女性要出頭要嘛符合花瓶刻板印象,要嘛反過來學習那攻擊性的語言。可身分於Syd只是日常,從不想刻意政治化,不用閃避也無需大聲嚷嚷。同志既非一種lifestyle,也不能當成一種標籤,誰也不能代表誰。回顧過往,只有她與Launryn Hill是少數不被環境沾染的女性嘻哈藝人。

The Internet幾年前有一支MV〈Cocaine〉,拍得很美。身著祖母綠色背心的Syd與一女孩相遇園遊會,兩小無猜玩得愉快。豈知路旁用藥後,畫面開始變調,各種奇異幻覺紛呈。MV最後,Syd把女孩拉下車棄置路旁,揚長而去。這情節觸怒不少女性,認為這類向來是男性的加害者角色,女性怎可毫無自覺擔當起來?Syd無奈表示,MV要說的是施用毒品可能的後果,顯然大家都搞錯重點了。更糟糕的是,比起音樂,人們更渴望找出藝人的政治認同或主張。

過往在Odd Future裡擔任DJ與製作人,做為The Internet的主唱得站到舞台正前方,是夢想卻也彆扭。Syd自知沒有多數節奏藍調歌手的渾厚與技巧,她得在製作技術上決勝負。D'Angelo、Erykah Badu的新靈魂樂風與當代的嘻哈節奏在The Internet裡融為一體,隨著樂團陣容趨於穩定,作品品質也水漲船高,最近的一張專輯《Ego Death》掙得一項葛萊美獎提名,大為風光。

有別於樂團的作品,個人專輯《Fin》反映出Syd對流行音樂長久的嚮往。她聽超級男孩、小甜甜布蘭妮長大,直白的流行元素在她身上與靈魂樂深厚的傳統毫無扞格,只不過不適合給樂團來做。第一次的單飛,得自己主理一切,幸好有同團吉他手Steve與好友Nick Green一同分擔創作。唱情欲、唱出軌、唱音樂人生,她輕柔的嗓音像貼著你耳朵,氛圍卻如封面鐵灰藍色濃重。她說希望有水的感覺才取了這專輯名,在深沉的聲音裡她像長出了鰭那樣自由。

主打歌〈All About Me〉:「顧好跟你一起打拚過來的家人/我們走了好遠,這段路充滿驚喜」,與《Ego Death》裡那首〈Under Control〉一樣起到穩定軍心的作用。Odd Future眾人不僅參與了MV拍攝,更在專輯發行第一時間發推祝賀,顯見就算已分道揚鑣,不可或忘「家人」的革命情感。會有新專輯巡迴嗎?Syd表示將會融入樂團的行程裡,屆時團員可以一起表演各自主導的歌曲。有了家人與實力,加上旁人難以動搖的堅定心靈,Syd帶領的The Internet會進化到什麼程度?想想還真令人手心冒汗呢。

 

■撰文/Brien John‧圖片提供/Sony Music Taiwan
*本文轉載自LEZS25〈慾望單飛 - Syd的完全自由〉,典藏文章,請購買當期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