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同婚立法那天,是我生命最漫長的一日

2019/07/29
Journal》同婚立法那天,是我生命最漫長的一日
Journal》同婚立法那天,是我生命最漫長的一日

五月十七日,預定同婚立法那一天,是我生命最漫長的一日。

那天一早,我就頂著遮蓋熬夜黑眼圈的濃妝,和女友來到青島東路,聽取立法院會議最新狀況。風雨飄搖,吹得傘面雨珠傾向一旁,灑了我一身,仍有人不斷湧進來,站久了腳像是綁著兩塊磚,直往下沉。我想起幾年前的太陽花運動、近兩年的同志大遊行,都還可以撐得住毒辣太陽當頭曝曬,現在卻感覺到年齡隨著倦意一陣陣湧上來,逼我正視體力已經大不如前的事實。痠澀的眼珠找不到焦點,我盯著前頭人們亮晶晶的溼髮,心裡祈求立法院開會快一點,我們已經等待這一日太久,連指針都一分一秒在心上划出刻痕。

我和女友實在站不住,只好回家休息,我一沾床就睡著了,女友繼續看立法院直播。法案通過時,她叫我起來,我還有些迷糊。我望著窗外,雨停了,陽光明亮得若無其事,鄰居阿嬤在罵她的孫女,一切如此日常。女友點開影片給我看,法案宣布通過的剎那,歡呼聲噴湧出來,飛濺上天,看到大家手上還拿著幾個鐘頭前發放的玫瑰,我終於意識到歷史性的一刻真的來臨了。

對很多人而言,這天或許只是許多凡庸日子其中一天,昨天或明天的複製貼上。但對我,對女友,對諸多同志而言,它的意義不只這一天,它會延續很久很久,直至所有人都記住它。

 

■文/ 廖梅璇‧攝影/ 廖梅璇、林天寶 

作者簡介
廖梅璇
曾獲時報文學小說獎,梁實秋文學獎。性格彆扭,喜歡嘴唇多過言語,喜歡雜質多於玻璃。清醒的夜裡寫小說散文影評,夢遊的夜裡寫詩,著有詩集《雙耳的對話 Dialogue des oreilles》(法國出版)以及散文集《當我參加她外公的追思禮拜》。 
FB:廖梅璇

本文轉載自LEZS34〈比一天更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