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朱平:向愛妳的父母表白吧

2017/10/16
專訪朱平:向愛妳的父母表白吧
專訪朱平:向愛妳的父母表白吧
專訪朱平:向愛妳的父母表白吧
專訪朱平:向愛妳的父母表白吧

今年5月4日,大法官作出釋字第748號解釋,針對《民法》不允許同性結婚的規定,做出違憲的解釋,一夕之間,台灣成為亞洲平權的代名詞,更成了第一個以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亞洲國家。立法後,平權實踐將成為我們的日常生活,而不再是據理力爭的口號。

LEZS特別企劃企業家朱平,從一位父親、老闆的視野,跟大家談談他的生活體悟。而在這之後,不論公主與公主,還是王子與王子,都能一樣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肯夢Aveda的創辦人朱平先生,人們常常看到他談美、談創意與談理念,去年,他罕見的出席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公聽會、發言,席間,他大力支持同性婚姻,也大方表白「我的女兒是同志,2015年已在美國結婚。」我們聆聽過不少同志朋友已出櫃,但是家人卻還停留在櫃子中的生命經驗,朱平先生的一席話不僅激勵了同志,也鼓舞了很多家長。這次與LEZS對談,他擬好了一篇鼓勵同志們向爸媽表白出櫃的話語,因為,其實父母的內心深處,或許都知道了。

朱平笑說:「七八成爸媽都知道,不結婚,不願意帶異性朋友回家,偶爾一兩個同性朋友吃飯什麼的,這些細節,其實爸媽都看在眼裡。所以我想鼓勵同性戀朋友們自己說出來。

爸爸媽媽
我知道你們一直是無條件的愛我,你們更希望我生活的快樂,我今天要跟你們說,有件事對我而言非常重要,一直想讓你們知道,但也一直提不起勇氣。現在的我,很快樂,我想讓你們知道,我是同性戀。

很重要的是,我不希望你們從別人那邊聽到我的狀況,我希望是自己直接告訴你們,我想說,我很快樂,無論你們接不接受,我還是很愛你們,因為你們是我的父母,你們對我而言是最重要的人,終於,我現在有勇氣可以說出口。

意料之外的女兒出櫃經驗
朱平也聊起女兒跟他出櫃的經驗,竟是想都沒想到的,在一個購物商場中!「大概是她大二大三時,我們全家去shopping mall買衣服,我看她怪怪的,很彆扭的不讓我看到什麼的樣子,後來她試穿時,被我看到她背上有兩個很大的翅膀的刺青。他們小時候我常常跟他們說,不要刺青,因為看過太多人後悔。看到後我覺得過去的威嚴受損,有點不開心,感覺像是「妳不信任我嗎?想做的話可以跟我說啊。」她就開始哭了,她知道我受傷了,說從小就想做這件事,直到18歲成年才做。然後接著說,還有一件事我想告訴你,我是個同性戀。」在場的還有媽媽和大女兒,而媽媽一聽完當場就哭了。完全可以想像出那個畫面,在商場裡的一家人,媽媽和女兒都在哭,要強壓住震驚、表現冷靜的老爸,和一旁早就知道了、但也被眼前這個drama場景愣住的大女兒……。

同志父母亦凡人
後來呢?「當場我覺得做了一件對的事情,在短暫驚嚇之後,我馬上抱住她說,我還是很愛你。她就哭啊,跟我說她心裡有多少年的掙扎啊。回到家之後,我立刻上網google(笑),我沒有經驗啊!要怎麼做一個同志父母呢?」朱平回憶這段往事時,幾乎每句話都哈哈大笑,他的生活歷練與經驗,並且從事與美相關的工作,身邊不乏許多同志朋友,其實我們不禁羨慕他的女兒,能有寬容大方分享的爸爸。相對於美式教育,亞洲父母有些還是無法接受,或是操心擔憂,如果爸媽真不能接受呢?朱平說:「我會問他們,你希望你小孩成功還是過的快樂?有天你不在這個世界上,他就要獨力承擔這一切,這是他們自己的生活了,小孩也已經夠辛苦了,父母怎能不支持?」

女兒在2015年美國最高法院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後,立刻和老婆登記結婚,現在他們已經計劃生第二胎,日子平凡安穩。正因為在美國的經驗,和社會的態度與風氣,朱平決定到公聽會,分享他的看法,一起推動同志平權,這一路的努力在今年終於有了轉變。下次若你在同志大遊行中遇見朱平,和他打個招呼,他肯定會以溫暖友善的擁抱回應你。

■文/ Moffy Chen‧攝影/ Hedy Chang
本文轉載自LEZS27〈妳的日常,我的生活—專訪朱平與黃益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