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就是女人》跨性別者的美麗情愁,專訪電影監製黃欣琴

2019/06/04
《女人就是女人》跨性別者的美麗情愁,專訪電影監製黃欣琴
《女人就是女人》跨性別者的美麗情愁,專訪電影監製黃欣琴
《女人就是女人》跨性別者的美麗情愁,專訪電影監製黃欣琴
《女人就是女人》跨性別者的美麗情愁,專訪電影監製黃欣琴
《女人就是女人》跨性別者的美麗情愁,專訪電影監製黃欣琴

位居亞洲金融貿易樞紐的香港,長年有許多歐美人士旅居或定居於此,港人也早習慣中西融合的多元文化。奇妙的是,越深入瞭解香港,越發現看似開放與極度西化,其實是香港的門面,香港社會其實對於性別議題很保守,跨性別人士更是飽嘗冷眼。但是仍有電影為少數族群發聲,黃欣琴監製、孫明希執導的獨立電影《女人就是女人》,呈現兩位跨性別人士在人生不同歷程面對的狀態,表達她們在社會面對的挑戰。 

▲《女人就是女人》黃欣琴

這也是一部由跨性別人士親身參與的電影,監製黃欣琴與主演黃家恆都是跨性別,其他電影班底也都是女性。做了大半生的男人,監製黃欣琴在56歲那年變性成為女人,此後,生活丕變。結婚30多年的妻子申請離婚,當年21歲的兒子在國外求學,父親電郵出一封變性決定的書信後,音訊全無,十多年來,半句話沒和父親說過。妻離子散,原本安穩的高薪生活也不保,被公司刁難,終至和解協議收場,此後再求職,總是失敗。黃欣琴於是致力於推動性別議題。2013年她成立世界公民協會的香港分會,主要推動香港的跨性別議題,現在會員人數超過三百人。她說港人對跨性別的認識度依舊很低,因為不理解產生歧視與誤解,於是催生了這部電影。

當初怎麼想拍這部電影?
我們本來是拍一連串的短片,跨性別的故事,每個人都是說自己的故事,感覺沒有表現得很好,就是一個人在說話。後來覺得若是大型一點的劇情片把真實的故事拍出來,或許會不錯。我們訪問了20多位跨性別者理出了主要兩條劇情線,也是很多跨性別者共同會碰到的問題。一個是中學生,一個是改變了性別的女性有了家庭後發生的問題。

拍電影過程中,什麼是最困難的?
找資金,非常困難,因為香港保守,四處碰壁,最後只找到一半,現在還在負債,還沒解決債務的問題。女性在電影圈要出頭比較難,全女班的工作人員,電影出來的評價不錯,香港獨立電影節,大阪亞洲電影節選了我們的片子。我們會特別選女同志來拍電影,最後共有四位女同志,整個團隊有100多人。

56歲時手術,今年64歲,當時只有媽媽支持?
當時我決心進行變性手術,只有母親支持我,也在休養期間一直照顧我,現在我和母親同住,相依為命到老。兄弟姊妹也都不太支持,去年我妹妹孩子結婚,帖子還在用我舊的名字,現在和他們偶爾會見面,他們還是覺得是我的不對。

變性後八年,現在比以前快樂嗎?和以前有甚麼不一樣的地方?(金錢較少,但心較快樂?)
絕對是比較快樂,做回自己的感覺吧。我現在都沒有收入,50多歲時被辭退,這個年紀要找回工作不可能,這幾年就靠著公司賠我的一筆錢,另外就是退休金。

2013年成立「世界公民協會」香港分會,幫助同路人,推動相關議題。這幾年來你也做了不少義工,幫助社會弱勢,包括智能障礙人士、受虐婦女等。現階段你覺得最需要迫切努力的是甚麼?
我們自己跨性別社群遇到的問題非常多,我希望從兩方面幫助,一是出錢,讓他們更能融入社會。二是平權,主張平權,政府立法保障,做很多教育工作,我們應該是得到平等的對待,拍電影就是希望引起看戲人的反思。我不只是幫助社群的人,也幫助其他性少眾,其他邊緣群體也很需要幫助,我希望能讓香港社會看到很多這些需要被幫助的人。

兒子之前結婚了,卻沒有通知你嗎?
吃年夜飯聽他們說起才知道的,我媽媽說如果他們都沒通知你的話,就不去喜酒了。過了十多年還是這樣,就是沒有機會獲得家人的接納。我哭了一個晚上,心情依舊無法平復,只能自己調適了。

對一般的社會大眾,你覺得應該以什麼樣的心態和行為來對待性少數?
跟普通人一樣,我們不是心理變態,為什麼片子會叫做這個名字,因為女人是不分階級的,我們希望觀眾能理解跨性別女性的心情和處境,也可以思考,究竟什麼樣才是「女人」。通過看電影,才有對話的機會,否則大家只會罵我們是變態。

 

■撰文/Moffy Chen·圖片來源/《女人就是女人》

*本文收錄自LEZS33《女人就是女人》跨性別者的美麗情愁,專訪電影監製黃欣琴
典藏文章,請購賣當期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