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任意門》無標籤時代,我喜歡這樣的自己

2020/01/08

▲貼在我身上的標籤已經可隨心變化或不存在,我喜歡這樣的自己,你呢?(攝影/找象攝影室)

對台灣平權運動而言,2020一月是個特暖冬,還沉浸在同婚通過喜悅的同志們,終於有體驗婚姻的平等權,而對於性別,我們也有了更深的思考。

就像性別光譜,人的靈魂原本就是雌雄同體,你:對自己的性別探索到哪裡了?去年10月臺灣同志驕傲月,「LEZS女人國」在「溼地」舉辦了為期三週的「解放性感受」特展。我透過這個展的多元展示及互動,再次探索了自己體內的性別比例,印象最深的是「性別%明信片」書寫活動。我們邀請來看展的人們,在明信片上面寫下自己體內的性別比例,年末,參與者會收到這張明信片,又是再次探索的機會。我填下自己的女性比例為60%/男性40%,貼在展演的牆面上時,我也觀看了整面牆貼滿滿的其他人留下的性別明信片。裡面也有不少是自己認識的人,發現人們的外型舉止與內心的性別%有時是很反差的,甚至顛覆得讓人驚異!如果生活是一座伸展台,外顯的框架就像是模特兒的裝扮,倘若每個人在生活中將性別自由穿梭於裝扮,你能更自信的接受自己與他人的多面向與潛能性,沒有對錯或好壞,更多的激發是與生俱來的魅力! 

  

▲我總是不斷思索性別的意義(攝影/找象攝影室)

性別的流動與框架的拆解正在女同志族群快速的顯化,還記得23歲時第一次去女同志夜店,當時最常被問的一句話:「妳是T 還是P?」,而今在女同志的場子已很少有人這樣問了,從入圈以來就開始推廣「不分」(H)的我,外型從20初頭穿著牛仔短裙、細肩帶、中長髮女孩樣逐漸越來越中性,到30歲後維持極短髮的俐落造型,也交往過各類型的女生,曾因觀察對象的喜好而刻意改變自己的外型甚至動作舉止,而今發現自在做自己才會吸引到對的人,也不再隱藏內在那股少女魂。

▲不論什麼樣的裝扮,我終於發現做自己最自在。(圖片提供/王安頤)

在舊金山念大學的我,十幾年前在美國就發現許多拉子情侶是兩個長髮或兩個短髮的組合,當時台灣女同志的主流大多還是一個外型短髮陽剛、一個長髮陰柔的搭配,而今PPL、TTL、HHL都紛紛出籠,新崛起的女同志網紅也有許多對為這樣的搭配,在製作LEZS TV「A TALK WITH」單元時我們訪問了各種組合,深度對談後也觀察到新世代的台灣女同志已漸漸突破以往看似牢固的T/P框架,愛女生:就是喜歡上她這個人而不是她的定位,如今已邁向了無標籤的時代,曾經我也是需要貼上標籤才有安全感的那女孩,如今那標籤亦可隨心變化或不存在,我喜歡這樣的自己,你呢?

 

■撰文/王安頤

作者簡介
AJ王安頤

本名王安君,LEZS/Lez's Meeting女人國派對創辦人,女女情感美學探險家。為熱戀而生,為心動而創發,為了世界上不再有因性別、性傾向標籤產生偏見與歧視,而熱愛將性別、性傾向標籤顯化的性別運動者。我樂於創造人與人更多連結的可能性,並創造顛覆框架的同志美學。IG:lezsmeetingaj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