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式凝—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我的生活就是我的政治聲明

2019/12/02
何式凝—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我的生活就是我的政治聲明
何式凝—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我的生活就是我的政治聲明
何式凝—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我的生活就是我的政治聲明
何式凝—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我的生活就是我的政治聲明

「La vie est un roman.」如果說生命是一本小說,何式凝的生命絕對是一本高潮迭起節奏緊密的書。她花了二十年的時間,愛一個男同志;最後在一段開放式關係中,一個已婚男子身上找到趨近自己理想的幸福。小小的身軀散發著強大的氣場,何式凝用她的生命,做出她對愛情與性別的政治聲明。  

政治讓香港看不見前途,佔中讓她的研究走出新路
何式凝為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是香港少數究性別與性慾的學者,除了學者以外,她同時也是作家、劇場導演、紀錄片導演,創作主題大都以性為起點,而她這陣子的生活重心是雨傘運動。她投入社會運動的理由是,「我覺得香港已經不能夠運作下去,政治已經太爛,我們的生活已經看不見前途。所有的幸福與快樂都受到影響,所有的尋找與追求都受到政治影響。」 

佔中行動原本讓何式凝一度將手邊學術工作與藝術創作都擱置,但後來她從中找到新的研究主題。佔中之後,她發表了一篇新論文,標題是「Hong Kong Politics as a Starting Point for Investigating Masculinity」,《政治與性別作為一個切入點,去理解香港男性的男性特質(男子氣概)》,內容從香港政治切入,看香港男生如何談論政治,進而理解政治與男性特質的關係、男性身分認同與政治的關係。 

以前何式凝不會把研究重點放在社會環境,可是經過佔中後她發現,「如果從環境去理解人,就會突然理解一個人他為什麼這麼憤怒,因為他在心裡面有個結構性的缺憾,政治上的不平等與性少數的身分認同造成他的憤怒。從社會環境可以觀察到性少數受壓迫的情況。」 

報紙刊出「性學博士愛上同志」,我擔心的不是自己
回憶當時,何式凝在受訪後確認過採訪稿內容,也留意請記者不要透露當時同志男友的背景,但是完全沒料到報社編輯下了這樣的標題「性學博士愛上同志」,且在報紙上占了極大的版面。「我擔心的不是我自己,我也不會太介意其他人怎麼看我,就算是同志男友不高興我也無所謂,因為那是我跟他之間的事,但是影響到他家人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同志男友的媽媽那天看了報紙,不但沒有責怪何式凝,還主動聯絡何式凝並在電話中對她說,「我是理解妳的。」這讓何式凝非常感動。 

 

追求不會失望的純粹愛情
何式凝現在的伴侶是Louis。Louis是一名已婚男子。在Louis尚未輕度中風之前,兩人固定每個月見一次面,這段開放式關係已維持十年。 

何式凝心目中理想的關係不需要名分、不需要物質,她只求愛情、只求關係間的連結與親密感。「我們可以跟一個人很親密,然後希望他給你一些東西,可能是承諾、可能是婚姻,但每一個你期望的東西,都可能會帶來失望。所以我追求的是『不會失望』,就是我只要我跟他之間的純粹愛情。」 

Louis曾對何式凝說,「見面的時間,永遠都不會夠的。」Louis的論點,何式凝表示她也認同。起初何式凝與Louis維持每個月見一次面的頻率,每個月Louis會飛來香港一次,如果何式凝有空的話,也會飛去日本與Louis相聚。然而目前因為Louis曾輕度中風,所以他的太太會常常跟著他,他的家人也不放心他一個人出門,Louis被監視的時間越來越多,自由越來越少,與何式凝經營關係的限制就越來越大。 

關於理想的關係,何式凝認為,「人永遠得不到理想。且我們的自由是受限制,可是在這樣處處受限制的關係中,我跟Louis依舊自由,依舊能愛,之所以能愛是因為我們不是照著這個世界常識規定的方式在一起,所以我們依舊自由。」 

以肉身實踐開放式關係
開放式關係,最大的困難是占有慾。當想念的時候,想要得到更多相處時間的時候,何式凝說,「我仆了很多街,在感情上受了很多傷害,所以我才來到現在這裡,我現在不會為了這些事情不開心,大部分的時間我真的不會為占有慾所苦,過去太多不甘心、嫉妒、意難平,才來到現在這裡,我要用自己作為實踐,活出一種生活方式。」 

透過理論的幫助與學術上的研究,加上很多自己給自己的訓練,對自己的紀律要求,對既有概念的挑戰,對自己感情的挑戰,何式凝說她花了很多年修練,針對人性最黑暗的部分掙扎與再創造的修練,才克服感情中的占有慾。 

就算結婚也絕對不是常規的婚姻
有一次何式凝跟Louis談到她身旁男性友人總是與年紀小的女生結婚,於是她問Louis,「你會娶一個比你小二三十歲的女生嗎?」Louis答道肯定會的,「因為我結過婚,我知道結婚是什麼樣子,但如果我有一個年輕的女朋友,她沒結過婚想要結婚,我當然會滿足她。」何式凝聽了勃然大怒,問:「你的意思是說你如果離了婚,你會選一個小女生囉?」Louis回答,他會選一個合得來的對象,當然不會選一個小女生,他只是回應何式凝的問題。結果何式凝更生氣地說道,「你與其選一個合得來的,你為什麼不選我?」Louis說,「我從來沒想過,你會因為結婚這件事感到開心啊!如果你想跟我結婚,我會覺得很榮幸,會立刻去填好結婚申請表!」 

「但即便我們結婚也不是常規的婚姻。」何式凝跟Louis討論到這個問題時,兩個人很有共識地認為他們不會選擇住在一起,Louis還說他會是一個好鄰居。 

這次對話讓何式凝很開心,在這之前他們從未談論過婚姻。這次的交流讓何式凝更加堅定她跟Louis真的彼此理解,儘管這段關係在社會的常規之外,可是兩個人都努力的維持並經營這段開放式關係。 

記住痛苦,創造屬於你的劇本
「有些痛苦的經歷,深刻到可以通向永恆,幾乎變成是神聖的。沒有必要假裝它已經不存在,又或者假裝已經昇華。痛苦是很重要,你要記著痛苦,因為你如果忘了痛苦或假裝沒有痛苦,你就會一直用同一個方法去面對造成你痛苦的問題,於是把自己困在痛苦的迴圈裡,那你就死定了。」 

「如果沒有經過痛苦,你不能稱為一個人,因為通過痛苦才能體現作為一個人的堅強與弱點,你才會知道自己的極限與軟肋。所以我認為經過痛苦的人,都應該利用痛苦的能量來創造自己人生的劇本,才不會白白浪費這個痛苦,讓每個痛苦都對人生帶來建設。」這是深愛過同志也深深被傷害過的何式凝給LEZS的話,也是她以肉身實踐的人生劇本。


■撰文/吉尼‧攝影/李瑋琦‧場地提供/Modern Mode & Modern Mode Café 

本文轉載自LEZS17〈何式凝—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我的生活就是我的政治聲明〉,2015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