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珮騏 愛上女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2020/01/05
陳珮騏 愛上女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陳珮騏 愛上女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陳珮騏 愛上女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陳珮騏 愛上女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陳珮騏 愛上女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陳珮騏 愛上女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同婚的成功,是許多人涓滴努力的成果,而媒體,特別是通俗影視作品中出現正面的同志形象與角色,也是重要推力。2015年三立八點檔大戲《世間情》,出現的女女配對「瑤婷戀」,在當年掀起熱議,即是典型的一例。正如飾演江曉婷的陳珮騏所說:「非常感謝很多父母親,因為看了這檔戲,對於同志孩子,多了一些願意了解的空間。」LEZS回顧系列,讓我們重溫2015年陳珮騏帶來的感動。

「我想讓自己徹底的大崩潰!」陳珮騏雙眼放光,談及對未來演出的想法,眼裡是追求突破的堅定,那道璀璨,是她為了拍攝雜誌照片,寧願挨餓胃痛也要完美追求鏡頭的到位,更是接演《世間情》女女「瑤婷戀」時的義無反顧!

詮釋女女戀情,爭取愛的可能
一直走在動保運動前線的陳珮騏,對同志議題也有著高度關懷。年少時,身邊就有很多要好的同志朋友,也聽過同志友人在家庭中爭取愛以及在性別自我認同的掙扎,甚至在身體上,試圖尋求外界力量幫助完成自己想要的外型,讓她聽了,非常心疼!

因為理解,所以心疼,陳珮騏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為同志爭取愛的可能。當聽到劇中角色將走入「女女戀」時,考慮到同志在社會上所面臨的壓力,「我冒了一個很大的風險和導演、對手演員溝通。八點檔的收視群,有很多父母輩觀看,就算演出沒有幫助到同志朋友,至少也要能讓同志朋友的家庭不會更加反對。」

為了讓不了解的人理解,讓反對的人接納,陳珮騏用心揣摩,「我希望用低調的戀情,呈現真摯的愛。因此每次劇本出來,都會一再修正演出的情緒、氛圍、台詞,以及演對手戲時的肢體語言。我會特別小心,希望在戲裡面,可以把熱戀情侶的親密戲更加自然化,讓保守的長輩們看了以後,在無形中,很淡然的影響他們對同性之愛的正面觀感!」

女孩子的嘴巴親起來小一點
和女生演對手戲時,陳珮騏會體貼的問:「妳舒服嗎?」希望對方在演出過程中是舒服的,才會有自然的互動。演出親密戲是否有過心動的感覺?陳珮騏大笑:「我不會把私人快感加入工作當中啦!」強調在拍吻戲、床戲,不管是和男人、女人,注重的都是在螢幕上的呈現和構圖。

談起女女吻,陳珮騏覺得女孩子的嘴巴親起來小一點,沒有那麼粗曠,也少了侵略性,和女生演出吻戲,「會感受到在和女生接吻的過程中,對方會比較不好意思、害羞一點,換成我變成比較man的狀態,會安撫她們、帶領她們如何接吻,是滿有趣的經驗。」

八點檔就像打戰,追求沉潛後的爆發
拍八點檔就像打戰,劇本一來就要讓自己馬上爆發,「但我希望能夠拍一個醞釀多一點、爆發力更強的戲。」演技精湛的陳珮騏,在乎的是「突破自己」,因此希望能遇到一場慢慢磨的好戲,讓自己沉潛後大爆發,「我想讓自己在戲裡面徹底的大崩潰!」不論是MV、短片、金鐘劇或電影,盼能追求具有挑戰性的劇本和角色,陳珮騏眨動著睫毛,臉上閃著光笑說:「只要人家不嫌棄我Local就好!」

女女戀的動人詮釋,對她不只是演技上的挑戰,更具有高度的社會意義,「我真的非常感謝,有很多人支持這檔戲的創新,也非常感謝很多父母親,因為看了這檔戲,對於同志孩子,多了一些願意了解的空間。我很開心能陪著同志朋友一起經歷這些,看見更多的未來!」

曾對同性心動,很喜歡看女人
高中讀女校,陳珮騏是樂隊打擊首席,加上個性直爽,成為校園風雲人物,因此有很多被同性告白的經驗,也常常收到愛心早餐,還有早餐太多的困擾!她坦言在高一時,曾對同班女生心動,「她是班上的領導人才,我對於能力在我之上,或是很有才華的人,會有心動的感覺,就很想跟她交朋友,希望成為很親密的姊妹淘或好朋友,但是當時還不懂那種情愫。」

陳珮騏笑稱:「我很喜歡看女人!」有時候還會特意開車欣賞檳榔西施,認為女人的型體有很多是男人所沒有的。如果要和女生戀愛,她喜歡外表中性的女生,「其實我以前還滿中性的,當初我和前夫交往時,家人都覺得一定是幌子!他們覺得我就是lesbian,為了堵住家裡的口,所以才交了男朋友來騙大家,質疑事實上我是女同志,正在和閨蜜熱愛中!」

在愛情裡,理想的條件很重要。陳珮騏認為自己是很矛盾的人,可以很熱鬧,但也會有不想講話的時候,所以,「希望對方能夠理解我矛盾的個性從何而來,例如能夠理解為何我懼怕一大群陌生人,去了解背後原因,進而能夠心疼體貼,想要保護,我要的是這種感覺。心靈上的交流比肉體上的交流還要重要,我可以不要身體的,可是我很需要心靈上的契合。」

真愛不分性別,幸福不在他人期望裡
對於感情,陳珮騏一向隨緣,雖然到目前為止都是直女,但是否有天會成為女同志?「我覺得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真愛並不侷限在男女,雖然沒有多少戀愛經驗,但我自己也經歷過一段婚姻,真心覺得如果兩個人可以心靈相通,能產生愛的火花,並有共同理念能夠互相扶持,那才是最重要的。因此我不會侷限或肯定的告訴你會或不會,或許有一天,you never know!」

很多人因為不了解,所以對同志有著先入為主的偏見,陳珮騏認為世界不能單一定論,「很多同志是天生的,是自然產生的,為什麼要否定這件事?有人會質疑,如果全世界都是同志,那就沒有人生下一代,但是為什麼要以偏概全呢?這個世界不是全都是同志啊!有一堆人在生,還有生了以後養不起的,也有很多人說孩子交給同志撫養,長大以後價值觀就會有偏差。但請問一下,世俗常見的異男異女父母,撫養出的孩子就完全都沒有偏差嗎?」

大力支持同志族群的陳珮騏,嘆了一口氣,表示很常聽到人們謾罵同志淫亂、有罪等歧視話語,「但我會回說,直男直女也很淫亂啊!所以呢?」粉絲也曾和她展開大辯論,「他姊姊是女同,但全家反對,希望姊姊能有『正常的』婚姻,有一個男人可以愛她,這樣才會得到幸福。可是,說的全是『他希望、家人希望』,我就反問:『那你有沒有想過姊姊的希望呢?』如果她不愛男人,愛的是女人,卻勉強自己跟男人在一起,那會幸福嗎?不會的!為什麼不能尊重別人要什麼?那是她要過的人生,不是別人可以幫她過的,更不是別人期望她就能夠幸福的!」

同運之路永不放棄,成為寫下歷史一個
談到多元成家和同運議題,陳珮騏鼓勵:「大家加油!千萬不要放棄!」在台灣,多元家庭還有同志的接受度,就像當初的民主爭取路程一樣,這一路很漫長,永遠不知道何時才能到達盡頭,但是一定會有成功的一天。

從國外先例看到希望,陳珮騏認為,「在社會愈來愈文明,愈來愈懂得互相尊重之下,同運訴求達成的機會非常的高,只是一路走來會很辛苦,但或許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成為寫下這篇歷史的重要下筆者!」

同運成功是個大思想,或許前行緩慢,「但如果我們每一年、每一代都不斷在推進,就能真正達到人類的平權,不管任何性別選擇的平權,因此『不放棄』是一個非常正確的理念,但是我們在推動的過程當中,也必需注意不要過於激烈。」

陳珮騏分享,「但在我歷年來的學習中,發現如果我們不斷讓人感受到愛時,收到的回饋也都是愛和接受。所以我們要用更多的微笑,以及正面的力量,去闡揚屬於同志世界愛的熱度!」

 

 ■撰文/Rino‧攝影/張霍爾‧妝髮╱王裕閔(MAXION)‧服裝造型╱蔡宜潾‧服裝提供╱Maitrix Phoenix、WAM、Dleet、eureka!、Purr
本文轉載自LEZS17〈陳珮騏 愛上女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