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兩名女子在一起,有許多異性戀想不到的細節

2019/11/24

兩名女子在一起,有許多異性戀想不到的細節,悄悄改變一個人。

我和女友會用同樣品牌的衛生棉,又因著身量相近,添購行頭會買同樣尺碼的鞋子,同樣尺吋的睡衣睡褲,交替混著穿,日子久了對衣物的喜好也日趨相近,我開始穿她喜歡的小熊襪子,她開始戴我的銀戒。一般設計給異性戀情侶購買的大小對戒,不適合我們的戒圍,我們只要買兩個一模一樣的戒指就是對戒,像戀人,像姐妹。

我們愈來愈相似,彷彿精神上生了兩雙手兩雙腳,成了連體雙胞胎。

但即便是連體雙胞胎,也不是同一個人。我們仍擁有各自的品味習慣,只是關心延伸到了對方身上。我明明是油滋滋的油性肌膚,但秋天一起風,我就直覺想起女友乾燥起屑的臉龐手腳,所以選購護膚品會買清爽型和滋潤型兩種,給她的乳液只能是無味或薄荷馬鞭草等清新香氣,切記避開甜美花果調。

同樣地,女友也記住了出去吃飯點菜,要主動詢問服務生食材是否有我過敏的帶殼海鮮;夏天幫我買飲料也盡量買熱飲,免得我喝冰水頭痛,但溫度又不能太燙,過熱會讓我臉部酒糟發作紅腫。我們兩人除了洗滌保養自己的身體,也照顧另一具身體,但又不過度干涉對方。兩人之間要有些習癖與靈犀交滲,卻又保持自我的完整界限,才能當長久的戀人。

這些細節瑣碎得不值一哂,然而是時間打磨出這麼多切面,灰撲撲人生因而閃現微光。

 

■文/ 廖梅璇‧攝影/ 廖梅璇、林天寶 

作者簡介
廖梅璇

曾獲時報文學小說獎,梁實秋文學獎。性格彆扭,喜歡嘴唇多過言語,喜歡雜質多於玻璃。清醒的夜裡寫小說散文影評,夢遊的夜裡寫詩,著有詩集《雙耳的對話 Dialogue des oreilles》(法國出版)以及散文集《當我參加她外公的追思禮拜》。 
FB:廖梅璇

本文轉載自LEZS35〈有光〉

延伸閱讀